丝瓜视频设置

“二夫人,我们说话也不用拐弯抹角了。您话里话外,都一再说四小姐是替人背了黑锅。说来说去,不是想说,四小姐是替我背了黑锅吗?”宋翊表情十分严肃,冷冷地看着曹氏,继续说道“虽然这个锅,我是不承认的。但你有一点说对了,四小姐年龄小,被大人挑唆、欺骗,主要责任不在她。但若说她无辜,未免太违心了吧?她若不懂,明明可以去问我,甚至来问老夫人。但她有吗?”

“当然,她才十几岁的小孩子,怕被骂不敢来说这些事情,也不是不能理解。所以,说到底,这件事情中最可恶的还是那些欺上瞒下、狡诈奸佞的下人,和那些挪用了银子,还找一堆理由的,被人指认,还顾左言右、死不承认的人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曹氏一听就觉得宋翊在指桑骂槐,说得每句话都能对号入座,于是,跳起来说道。

“二夫人,何必着急,我也是顺着你的话在说啊!虽然我对王府近日这么多事情一无所知,但身为真王府的王妃,我也难辞其咎。”宋翊转身对老夫人说道“老夫人,一个家只有赏罚分明才能长治久安。尤其是我们真王府这样的大户人家,只有公平、公正,才能让所有人心服口服。这次因为晚发工钱的事情,府中下人颇有怨言,我也不能置身事外,不如,我就将手中的管家事宜交出来,老夫人看要谁来接手,我力配合便是”

“王妃,何必如此?你现在特殊情况,大家都能理解。谁也没有说你的不是,你就这样把管家事宜交出来,是想让我为难吗?”杜氏一脸冷漠说道。

“老夫人,这不是我一时冲动做出的决定,也不是我为了要挟别人,所以才如此。您也看到了,最近我实在力不从心。管家的事情,虽然不是什么重活,也需要认真、仔细、一视同仁。您还是另找人来接手吧”宋翊一幅心意已定的样子。

老夫人杜氏看宋翊如此,也没有再坚持,只说了一句“你想偷懒,我便给你个机会。但这管家事宜,我还给你留着。等你生了孩子后,若想通了,来找我,我再交给你”

宋翊见目的达到,也不再说什么。而曹氏最终还是被罚了禁闭和银子,四小姐也罚了半年的月例。

等所有人都离开后,殷妈妈对老夫人说道“老夫人,没想到,一波三折,最后还是让老夫人得偿所愿”

杜氏听了殷妈妈的话,冷笑了一下“你也高兴地太早了吧。没看到刚才是宋翊主动要求交出手中的管家权利的吗?你看她哪里有半点不舍?”

“老夫人,您的意思是?”

“我的意思是,宋翊分明早就不想继续管家了,只是借这个机会脱身而已”

骄阳下如花美女翩翩起舞照

“啊?王妃怎么好端端会有这种想法呢?”殷妈妈表示不理解。

“真王府账上本来就没剩下多少钱,这次被四小姐这么一弄,更是成了一堆烂摊子,宋翊那么精明的人,岂能看不出来?她知道若不趁机脱身,将来等待她的会是更加混乱的局面。再说,真王最近一直和暹罗公主打得火热,她也没有精力再去管真王妃的这对破事。还不如做个姿态出来”

“一来,她都将管家事宜交了出来,也堵住了我和所有人的嘴,别人也不好说什么。二来,她知道真王与我不对付,她使这样一招,会让真王以为她是逼不得已,对她可怜。三来,真王府这堆烂摊子,谁来管也弄不好了,她趁机脱身,也给将来找到一个好借口。毕竟她已经不管家了”

“真王妃还真的是心思缜密,竟然想到这么多”殷妈妈随口夸赞,但看到老夫人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,又说道“不过,她再怎么聪明,也还是被老夫人您看穿了。只是老奴不知,既然老夫人已经知道王妃是这么想的,最后为何还是要如他所愿呢?”

“我刚才说真王府这烂摊子,宋翊和府里的这些人都弄不好,可没有说我没有办法。她们哪里知道,我任由真王府变成这样是为了什么?”

“老夫人,您……”

“小殷,你在我身边这么多年,自然知道我这辈子最恨的是谁。当年要不是那个贱人趁我不注意爬了老王爷的床,生下了孽种,然后才有了朱熹那个孩子。我的儿子怎么会没人继承爵位,在我身边也名不正言不顺。都是老王爷让我如此痛苦。我怎么可能让他喜爱的孙儿好过?”

“我知道,朱熹迟早要娶妻,王府里会有王妃,我便任由王氏胡作非为,府里那些店铺不是不挣钱,而是经营不善而已。我原以为宋翊有点能力,但她进府这半年,也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异于常人的能力。这回,她主动放弃,也给了我机会”

“这些日子我也想了很多,真王府里的宝贝早已经在我手中,只剩下这些铺子和庄子。经过四小姐莽撞的举动,我正好可以变卖王府的这些产业。等我将这些铺子和庄子挂出去后,我再让人偷偷买回来,变成我的私产,岂不更把稳吗?”

“老夫人,您真高明啊。这样一来,我们就不用再担心别人会查账了”殷妈妈笑着说道。

“我还怕别人查账吗?我只是要让老王爷在地下看着,他留给那个孽种的真王府,怎么又回到我的手里的”杜氏阴沉着脸冷笑道。

殷妈妈不敢接这句话,只能尴尬陪笑着。

从老夫人的青松院回到荟芳园的路上,春香十分气愤,在宋翊耳旁一直怒不可遏。

“王妃,我不懂。明明是二夫人和四小姐做错了事情,她们都没怎么受惩罚,您倒丢了管家事宜。您怎么能主动交出那些东西,岂不是让老夫人和大夫人得偿所愿吗?”

“什么管家权,那些对我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了。我现在就想着要好好休息,谁爱管那些烂事,让他们自己去折腾吧。我只要过好我自己的日子就行了”宋翊心中的想法,并没有告诉春香,因为她觉得现在还不是告诉春香的时候。

春香一脸不解,但王妃不愿意多说,她也只能忍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