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手机在线观看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“是!”

当吴宇晨出现在那巨大坑洞边缘处的时候,魔邢忍不住惊呼出声,刚才那道空间缝隙他自然也看到了,可他没有想到,这个家伙竟然没有趁机逃走,反倒是回来了?

什么情况?

不过,这样对他来说,却是好事,?毕竟,没有什么会比在重伤的时候,还能够吃掉一个星脉修士,来得更加爽快的了!

没错,便是重伤!

此刻的魔邢,周身上下伤口狰狞,被撕出了好多巨大的豁口,上面还有一丝佛的气息应在其上,阻止着伤口愈合,只见得魔气乱涌不定,那气息紊乱无比,自然是伤势不轻!

刚才老和尚那样的一搏,几乎是拿了真宝禅寺所有的底蕴来拼命了,尤其是那缕镇压大阵的古圣气息,虽然已经淡薄得近乎无,但终究还是古圣气息啊……

若非他不具星脉,估计魔邢真要被打得丢盔卸甲,数十年无法恢复了,而不会像现在,仅仅是重创罢了……

虽然实力去了十之八九,但魔邢并不担心,只要吞了眼前这个小子,蛰伏个几年,应该便能够恢复了吧?

他的眸子里露出残忍的杀机,那种毫无掩饰的邪恶气息令吴宇晨浑身鸡皮疙瘩冒了出来,不过他极力忍住,端祥着对方的伤势。

“怎么?想看是否有胜算?”

樱花树下的绝美黑裙少女

魔邢嗤之以鼻,此刻的他,虽然受了不轻的伤势,但也不过是相对而言,对付区区一个天宫境小辈,还不是一根手指就能摁死的吗?

他缓缓起身,不再磨灭那些锁链上的金色佛文,他的掌心之中,蕴着一团猩红的光芒,带动的并非天地之力,但那可怕的威势,已经宛若一片汪洋,笼罩了整片天地。

这等实力,估计只要一击,便能够碾死吴宇晨。

不过此刻,魔邢却一点都不着急了,他如猫戏老鼠一般,笑吟吟的望着吴宇晨:“想好该怎么死了吗?”

吴宇晨摇了摇头:“我有一物要给看看。”

“现在才来这一套,有用吗?”

魔邢讥笑出声,吴宇晨却是伸手在储物袋上一拂,乌光乍现,却是那魔擎殿滴溜溜直转,冲天而起,这气势,直可开山裂海,可怕至极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魔邢瞠目结舌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,这玩意竟然是魔器!

魔族对于炼器一道并不精通,通常只有最顶端的那一撮人才有资格拥有魔器,如他这般的修士,在九昼大陆看起来凶残,但不过是卒子而已,平素顶多只能远远看上这魔器一眼,便能够冲同伴吹嘘很久。

一个人族修士竟然拿能拥有魔器?不怕被反噬吗?

自己这是幻觉了吗?

可无论魔邢如何去看,这的的确确是魔器无疑!

吴宇晨身上魔狱炼体诀催动,顿时就有精纯的魔气弥漫出来,他淡淡开口:“本王蚩尤,不知可曾听说?”

魔邢有些发愣,下意识的摇了摇头。

“呵……”

吴宇晨脸上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:“老和尚已死,这里便没有外人,本王也不装了,本王被三目神族封印多年,前些日子才逃出来,占了这小子的肉身,能脱困正好,给本王当个马前卒好了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魔邢脑袋里一团混乱,他不敢相信吴宇晨所说的一切,毕竟太过于匪夷所思了,此人自称魔王,可这蚩尤的名讳,自己却根本不曾听说的啊,倒是那三目神族,的确可怕……

但想想也不奇怪,自己不过一小兵罢了,又如何能对个个魔王都能有所耳闻?

况且,我族入侵,又何止一次?

若对方只是口出狂言,魔邢绝对不信,但这魔器的出现,却是让他心生迟疑了,就他所知,别说是人族了,哪怕是普通魔族,也根本承受不住魔器的反噬,能够拥有魔器的,无一是弱者。

只是,我族魔王,何必要占据一个人族的肉身呢?还是一个星脉修士……

似乎看出了魔邢的疑惑,吴宇晨笑笑:“想不明白?”

魔邢犹豫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“我族久攻不下,死的死,封印的封印,如今能够在明面上行走的微乎其微,这小子实力虽弱,但却能够让我在阳光下奔走!”

“如今恰逢良机,我辈自当死而后已,别说是抛却我的身份,就算是流血牺牲又何妨?”

吴宇晨周身气息不显,但却是最为纯正的魔气,这也是最为让魔邢踌躇不定的真正原因。

若非魔族强者,如何会有这样的手段?

吴宇晨背负双手,那小石头顺着他的手臂“滴”落在地上,却是幻化成犬的模样,冲着魔邢呲牙,一脸凶狠表情。

魔邢吓了一大跳,如此一来,他终于相信了吴宇晨的身份,直接就跪下了:“拜见大人!”

也由不得魔邢不信,最为纯正的上位者才能够修炼出来的魔气,气息强大的魔器,外加上那些大人最喜欢饲养的三首犬幼体,不是魔王还能是谁?

人类?

简直可笑!

三首犬岂会认人类为主?

“嗯。”

吴宇晨点了点头,道“虽然实力卑微,但也算忠心耿耿,以后便跟着我好了,等杀入了通天殿,开启我族通道,我便是首功!”

“遵命大人!”

魔邢颇有几分兴奋,自己当一个小兵多年都未建功立业,没想到被封印多年之后,竟然有如此机遇,若是真如魔王所说的那般,建功立业真是不在话下啊!

自己以后也是有靠山的人了!

“先脱困,然后出去吧!”吴宇晨扫了那淡金色佛文的锁链一眼,眸子里恰到好处的露出一抹不屑。

又忽悠瘸了一个!

“是!”

魔邢不敢怠慢,赶忙施展出浑身解数,只见得魔气滔天,不断的去磨灭那些金色佛文,在他这不计成本的手段之下,那佛文一个个黯淡下去,最后消失不见,魔邢猛的挣脱开锁链,一下子冲天而起。

他讨好的冲吴宇晨笑了笑,然后掌指舞动,却只听得轰隆声震耳,血光奔腾之下,整个世界都在颤抖,宛若有血色的闪电将天穹撕裂一般。

画面摄人,令人心惊肉跳,吴宇晨却是一脸淡然自若之态,那魔邢见了,心中愈发放心下来。

应该不会错的……

若只是普通人族修士,见了这场景,还不吓得半死?

滋拉!

魔邢的血月斩,硬生生的将这已经支离破碎的舍利塔斩出了一个豁口来,有可怕的乱流涌动,隐隐约约,似乎已经能够看到外面的世界。

“大人,请!”

魔邢伸手,做了个请的姿态,吴宇晨点了点头,迈步而去,就在他跟小石头都背对着魔邢的时候,他的脸上忽然露出了狰狞的表情,口中吐出一道血淋淋的长舌,朝着吴宇晨的后心射去。

与其跟随着大人办事,还不如趁着大人势弱,将他吞了!

那样的话,无论是那魔器还是即将而来的泼天大功,便全都是自己的了!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