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bb式的草莓

  abb式的草莓纳兰氏先是惊慌的看了眼太皇太后,才大声呵斥道:“你是和母后一样伤心糊涂了么,当着太皇太后的面,也胡言乱语!”

   青萝听了勾唇一笑。

   她这话一是提醒林淑瑶,太皇太后在这里,说话要注意。

   二来,也是为她自己和林淑瑶开脱,她们之所以前言不搭后语,是情绪过于激动导致的。

   那林淑瑶经过母亲的提醒,眼珠子转了转,终于看见了太皇太后和青萝等人。

   然后又看见了走在最后面的楚盈和楚静姐妹俩。

   “楚盈!”她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起来,一下子坐了起来,张牙舞爪的就要朝楚盈扑去,尖叫道,“你害了我的孩子!你害了我的孩子!我绝对饶不了你!我要把你碎尸万段!”

   楚盈微惊,下意识后退一步。

   楚静忙挡在她面前,凶巴巴瞪着林淑瑶,怒道:“你喊什么喊!你自己作死陷害我皇姐,你怪得了谁!你再嚷嚷我拍死你!”

   纳兰氏的脸色难看极了,“静公主,你安静些吧,何必跟一个病着的人计较。”

   “哼!”楚静狠狠的白她一眼。

   太皇太后皱着眉头,问:“淑瑶,你老实跟皇祖母说,你之前是不是故意去撞的楚盈,想嫁祸给她?”

   绝美甜美晴日唯美迷人写真 甜美笑容温暖展纯真

   林淑瑶此时心中早已经被万分的悔恨所取代,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长幼尊卑,披头散发叫道:“都怪楚盈!都是她的错,都是她把我害成这样……皇祖母你快惩罚她啊……”

   太皇太后见她疯疯癫癫的样子,也问不出什么,便又转头看向喜鹊,问:“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一遍,不许有一句隐瞒。”

   事到如今,喜鹊也知道是再难隐瞒下去了,只得哭着说:“先前我们夫人带着奴婢到园子里,说如果她被撞了,就要说她怀孕了……”

   太皇太后沉着脸:“她怎么知道会流血?”

   喜鹊喏喏道:“是……是用鸽子血,放在裙子里……”

   啪!

   太皇太后一拍桌子,大怒:“胡闹!”

   纳兰氏一哆嗦,慌忙跪下,口中道:“太皇太后息怒,淑瑶只是一时糊涂……看在她年幼的份上,您就饶了她吧?”

   “年幼?”太皇太后慢慢的说,“淑瑶的年纪比柳丫头还大,看看人家柳丫头!就算淑瑶不懂事,你呢?你也不懂事?!”

   说到后面,太后已经是疾言厉色。

   纳兰氏不住磕头,“臣妾真的是不知道啊,都是臣妾管教无方,才让淑瑶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来……”

   “母后倒是推托的干净!”林淑瑶忽然冷笑着开口,“如果不是母后教的法子,我又怎么会想得到!”

   “啧啧,这是要反目成仇啊。”楚静向青萝眨眨眼,见她没反应,才想起来,她现在看不见,便又兴奋的捏捏她的手。

   青萝拍拍她的胳膊,没有言语。

   林淑瑶的忽然反水,让纳兰氏也是措手不及。

   她的心中立即生出一股又气又怒的情绪。

   她这样做都是为了谁?

   结果女儿却全然不顾自己在宫里的位置,不但不保全她,反而轻而易举的就把她给卖了!

   这让纳兰氏恼火无比。

   “淑瑶,我看你是病糊涂了!”她一甩袖子,转身面向太皇太后,言道,“太皇太后,这里不干净,臣妾担心淑瑶把病气过给了几位女孩儿,不如咱们出去说话?”

   “我糊不糊涂,母后还能不知道?”林淑瑶哭着拉起被子,把整个人蒙头盖住,呜呜大哭起来。

   “哟哟哟,这才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哟!”楚静幸灾乐祸嘻嘻哈哈的,“柳妹妹,你这句话说的太对了!”

   太皇太后不悦道:“静儿,胡说什么?这像是干干净净的女孩儿家说的话吗?”

   “太皇太后没听见嘛,静公主说了,那是柳文魁说的话呢。”纳兰氏趁机挑拨离间外加转移太皇太后的注意力。

   果然太皇太后看向了青萝,板着脸,“柳丫头,你怎么跟两位公主说这种话?”

   青萝不怎么把太皇太后对自己的态度放在眼里,只说了句:“话本书稿里的话罢了。”

   “哦……”太皇太后脸色稍缓,慢慢道,“人人都知道柳丫头你文采好,懂得又多。楚静楚盈两个粗粗笨笨的,你平日里好好教她们,别说那些混话。”

   青萝忍不住笑起来:“太皇太后太谦虚了。”

   无论从哪方面来讲,楚盈楚静这姐妹俩,跟粗笨这两个字也丝毫扯不上关系。

   “你这孩子,就是聪明了些。”太皇太后叹气,扶着嬷嬷的手站了起来,看向床上的林淑瑶,言道,“淑瑶你故意想要陷害大公主,原本我该重重罚你。念在你眼下身子虚弱,也吃了苦头,这事暂时就罢了。过两日,我让人把你送回家去,以后这宫里没有我的允许,你少来。”

   林淑瑶只嚎啕大哭,哪里能听见她的话。

   太皇太后扶着嬷嬷的手,慢慢的向外走,来到外间,又道:“喜鹊,你帮着主子作孽,竟然没有发现主子的身孕,也实在是该死。”

   喜鹊浑身抖个不停,哭道:“奴婢知错了,奴婢再也不敢了,求太皇太后责罚。”

   “罢了,你回去好好伺候你主子吧。”毕竟不是宫里的宫女,太皇太后也懒得罚她,轻飘飘的就放过她了。

   喜鹊又磕了三个头,这才连忙站起来跑掉了。

   楚静大为不满,跺脚道:“还没审完呢,怎么能让她走!纳兰……”

   “静公主。”

   青萝握住她的手,向她摇摇头。

   楚静一愣,不解的看看她,又看看楚盈,讷讷的闭上嘴巴。

   “唉,作孽啊。”太皇太后揉揉眉头,十分疲乏烦恼的样子。

   嬷嬷忙道:“老祖宗,回去歇着吧?”

   “唉,也好。”

   太皇太后点头。

   纳兰氏忙行礼:“臣妾恭送太皇太后。”

   “柳丫头,你们也跟我一起出来。”太皇太后径直走出去,似乎没听见她的话一般。

   步辇已经等着了,太皇太后上了步辇就闭目养神,青萝被楚静牵着站在路边,等太皇太后的仪仗走远了,才一起慢慢走着离开。

   楚盈忽然轻声道:“柳青萝,谢谢你。”

   青萝笑:“谢我什么?我什么也没做呀。”

   楚盈:“我心里知道便是。”

   “哎,你们打什么哑迷哇!”楚静急道,“柳妹妹,刚才你为什么拦着我?那个纳兰氏,她才是主谋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