污草莓视频

  一直沉默不语的周老夫人回过神,和吴三奶奶交换了一个眼色,叫道:“等一等!”

   周怀轩的脚步根本就没停,挽着盛思颜的胳膊一直往外走。

   周老夫人索性扬声道:“思颜,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
   叫的是盛思颜,不是周怀轩,盛思颜就没法子了,只好拽了拽周怀轩,停下脚步,转身问道:“祖母可是有事?”

   周老夫人笑眯眯地道:“你有了身孕,我很欢喜,你祖父更欢喜。这是我们家的大喜事。”

   刚才从知道盛思颜有孕之后,周老夫人的神情一直都很奇怪,但是也没有像刚才那样对她不满,盛思颜一直暗暗观察周老夫人,对她现在态度的转换很是警惕。

   “多谢祖母。”盛思颜只好含笑谢道。

   “你这是头胎,也是我们神将府嫡长房的嫡长重孙,你无论怎样小心仔细都不为过。”

   “哦。”盛思颜愣愣地应了一声,更加拿不准周老夫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   周老夫人又对周怀轩道:“思颜年纪小,你不要闹她。”

   周怀轩无动于衷地立在盛思颜身边,垂眸看着脚底的地面。

   “……头三个月,你最好搬出清远堂。”周老夫人缓缓说道。

   清新校园气质美女

   周老爷子和周承宗都意外地看了周老夫人一眼。

   这个意见,确实是老成之语。

   周怀轩本来也是打算头三个月搬出清远堂。闻言便点点头,算是应了。

   周老夫人没想到周怀轩在这件事居然这样好说话,也是意外之喜。忙道:“那就太好了!你们都是我的乖孙!”又对盛思颜和颜悦色地道:“思颜啊,祖母先前是不晓得你有身孕了。祖母若是晓得,绝对不会吃那味牛乳蒸羊羔的。你放心,以后绝对不会再有你不能吃的菜了!”

   “祖母体恤,思颜感激不尽。”盛思颜只好跟着屈膝行礼。

   “不用不用!你这孩子,这么客气做什么?”周老夫人嗔道。

   吴三奶奶忙跟着凑趣,“我们老夫人。向来是刀子嘴,豆腐心。思颜啊。你也别太紧张了。头胎虽然不容易,但是咱们家这些跟你平辈的这些妯娌,也是这样过来的。不信你问问她们。”说着,指着二房的几个儿媳妇说道。

   那几个人忙站起来。笑道:“三婶说笑了。大嫂身子弱,不管多小心都不为过的。”

   盛思颜对她们点头笑了笑,转身看向周怀轩。

   周怀轩便对周老爷子点点头,“我们回去了。”

   “去吧。”周老爷子和周老夫人齐声道。

   周承宗见周老夫人关心周怀轩和盛思颜,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颜。

   周怀轩带着盛思颜刚走出松涛苑不久,冯氏就带着范妈妈追了出来,气喘吁吁地道:“思颜,范妈妈特别会照顾孕妇,你要不要……?”很想盛思颜笑着摇摇头。“娘,范妈妈是照顾您的,我那里人多着呢。”又道:“我娘会经常来给我诊脉的。”

   盛思颜的娘亲王氏和爹爹盛七爷。那是神农盛家的正宗传人,有他们照料盛思颜的身子,当然比什么人都强。

   冯氏只好罢了,转而对周怀轩道:“思颜才刚有孕,你要小心照应,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劳烦她。”

   冯氏说得很含蓄。盛思颜听出了是什么意思,就跟周老夫人先前在松涛苑说的意思一样。都是要周怀轩和盛思颜在头三个月分房而居。

   也许这是这里的常态吧。

   特别是世家大族,一来子嗣非常重要,不能轻忽。二来家里有的是房子,有的是人伺候,想住哪儿就住哪儿。

   但是盛思颜一点都不想让周怀轩搬走。

   当然,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。

   盛思颜笑着道:“娘,您放心,怀轩待我好着呢。”

   冯氏看着周怀轩带着盛思颜离去,叹了口气,看了范妈妈一眼,“你看,我试过了,她不愿意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清远堂那边让轩儿守得滴水不漏,你放心,不会有岔子的。”

   范妈妈深深地往清远堂那边看了一眼,默默点了点头。——也罢,暂时先观望观望吧。

   ……

   周怀轩和盛思颜回到清远堂。

   “你进去吧。我今儿就搬到外书房去住。你让人给我收拾点儿衣裳送过去就行。”周怀轩淡淡地道,给盛思颜打了帘子,让她进里屋。

   周怀轩转身要走,盛思颜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,轻声道:“……不要走。”

   周怀轩停在月洞门口,却不回头看她,低声道:“只有三个月,等三个月之后,我就搬回来。”

   盛思颜有些哭笑不得,也怪自己把他吓得太狠了……

   她慢慢走过去,偎在他身边,将脑袋靠在他的手臂上,柔声道:“怀轩,你不要走,留下来好不好?”

   周怀轩叹口气,垂眸看着盛思颜娇丽的面庞,捋捋她的秀发,低头在她额上轻轻一吻,道:“你看,我一靠近你,我就控制不住自己……想亲你,抱你……”

   盛思颜抬头笑道:“亲一下抱一下又不打紧,你做什么这样紧张?——我信你。”

   “我不信自己。”周怀轩淡淡地道。

   他想起自己的病,以为已经好了的病,结果就在两三个月前,还在堕民之地发作过一次。

   自己差一点把盛思颜咬得晕了过去。

   如果再来一次,盛思颜现在可是双身子的人,周怀轩不敢有丝毫的冒险。

   “真的没事!”盛思颜急得额头都冒汗了,她紧紧抱住周怀轩的胳膊。“怀轩,你听我说,其实……其实……我的身子……没有那么弱。真的!”

   她这样全身心的依恋,让周怀轩有种被需要、被倚靠的满足感。

   他揽住盛思颜,抱着她往里屋走去,让她坐在榻上,自己坐在她身边,耐心跟她解释:“我当然不会碰你,这你放心。就算可以碰,我也是不会碰的。”

   “那你还担心什么?”盛思颜不解。“你不在我身边,我会天天想你,食不知味,睡不安寝。你觉得这样,会对孩子好吗?”

   周怀轩蹙起长眉,双眸越发深邃,“……不会吧?我不在你身边,你……?”

   “以前你不在我身边,我一个人没事。但是我现在不是一个人,而是两个人。我们都需要你。”盛思颜握紧周怀轩的手,“只有你在我身边,我的心才能安定下来。不然我真是每天都活在焦虑当中。”

   周怀轩踌躇良久,才道:“……可是我担心我会再次发病。到时候,我控制不住自己。伤了你和孩子怎么办?”

   原来是担心这个!

   盛思颜松了一口气,她拍了拍胸膛,嗔道:“你不早说!这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

   周怀轩看了她一眼,“也就你不害怕。”

   他还记得他小时候发病的时候,丫鬟婆子们嫌恶的眼神和恐惧的神情……

   “我当然不害怕。你别忘了,我第一次看见你发病。我才五岁,我还救了你呢。”盛思颜皱了皱精致的小鼻子。“就是几个月前在堕民之地,我也就救了你。所以……”盛思颜下了结论,“你若是真的害怕自己再次发病,就一定要跟我住在一起,这样才有人能救你。”

   周怀轩静静地看着她,伸手轻抚她的面颊,端详她半天,拥她入怀,叹息道:“我真怕伤了你。”

   “不会。你十一年前发作的那样厉害,也没有伤害过我。”盛思颜斩钉截铁地道。——我只担心你会伤害你自己。

   周怀轩行事一向果决,从来没有拖泥带水的时候。

   可是这一次,他破天荒地犹豫不决。

   “好了,你别想东想西了。”盛思颜循循善诱地劝道,“头三个月最是要紧,你就更要在我们身边。万一有什么事,有你在我身边,我会更加从容应对。”

   听了这话,周怀轩才下定决心,道:“如果我再一次发病,我就搬走。”

   盛思颜猛地点头,“行!”心里却暗道,我不会让你再次发病的!

   周怀轩拿了主意,出去吩咐周显白:“先把我的东西拿些过去,暂时放在外书房。”

   “大公子您还搬不搬到外书房呢?”周显白挠了挠头,“您可是答应了老夫人、老爷子还有大奶奶。”

   周怀轩横了他一眼,“你去住。”

   “啊?”周显白傻了,“我去?”

   周怀轩点点头,“你去。别跟人说。就当我是吧。”说着,微微一笑。

   周显白晕晕乎乎地背着一个大包袱离开清远堂,往周怀轩的外书房去了。

   可是这一次,他破天荒地犹豫不决。

   “好了,你别想东想西了。”盛思颜循循善诱地劝道,“头三个月最是要紧,你就更要在我们身边。万一有什么事,有你在我身边,我会更加从容应对。”

   听了这话,周怀轩才下定决心,道:“如果我再一次发病,我就搬走。”

   盛思颜猛地点头,“行!”心里却暗道,我不会让你再次发病的!

   周怀轩拿了主意,出去吩咐周显白:“先把我的东西拿些过去,暂时放在外书房。”

   周老夫人突然一反常态,周怀轩也觉得有些意思,不妨看看对方到底在打什么主意……

   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污草莓视频